登錄 | 立即注冊 | 找回密碼

《你想起了誰》中的視角與留白

發布者: 宋以柱 | 發布時間: 2019-12-7 11:17| 查看數: 217| 評論數: 0|帖子模式

《你想起了誰》中的視角與留白
——宋以柱小小說創作談
尹航
[摘要]宋以柱自2006年開始文學創作,2007年參加小小說作家網舉辦的小小說新秀賽獲全國十強第一名,出版小小說集有《旗袍》和《你想起了誰》。在此以《你想起了誰》為研究對象,宋以柱在對小小說語言和結構選擇安排都展現出了較為成熟的創作能力,能夠將復雜的故事寫得精微巧妙,在追求情感表達的同時保持著他對于文學那種冷靜、神圣的嚴肅感,本文主要思考宋以柱小小說的兩方面創作特點,即低緯度的觀察視角和留白性書寫,視角與留白在文本中均作用于小小說所要表達的情感和思想,它們并不是情感思想產生的情節骨架,但它們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令宋以柱的小小說更具感染力和藝術魅力。
[關鍵詞]宋以柱,小小說,《你想起了誰》,觀察視角,留白
小小說創作考驗的是作者要將必備的故事情節和人物關系合理的安排在有限的文本當中,將所要表達和迸發的思想和情感有效的傳遞給閱讀者,一篇好的小小說就像佛家所言的“須彌芥子”之喻,文本精微而意蘊悠長深遠,給人以廣博精深之感。本文以宋以柱小小說集《你想起了誰》為研究對象,針對作者在小小說創作中觀察世界的獨特視角和對情節內容的留白性書寫所產生的藝術效果進行分析,并對這兩方面創作特點的關系和產生的共同效果進行研究,最終得出宋以柱小小說創作的藝術面貌和創作方法上的可取之處。
一、 觀察視角的維度退化
觀察視角即作者在作品中書寫客觀世界時所選取的描寫角度,不同的作者對于相同事物的描寫是可能存在差異的,這其中很大的原因在于作者對世界觀察的視角和方法不同。如今信息化、商業化等時代特征讓人們面對的是一個復雜而多變的“花花世界”,太多新鮮事物和名詞充斥著大部分人的生活,同樣也存在于作家的文學創作當中,但宋以柱在其小小說的寫作中存在著去標簽化的選詞和寫作特點,即不以事物的名稱來直接指代所要描寫的事物本身,而是以低維度的觀察視角,如用“長短”、“大小”或“一二三”等定語來對寫作對象進行描述性指代,有意或無意的造成了陌生化的表達效果,讓人在目睹作者筆下世界的同時,有一份另類的閱讀體驗,不再以標簽來簡單快捷的接受閱讀文本,而是隨作者的寫作和觀察習慣來對文本中的世界進行解讀,是小小說中的語言更耐人尋味,同時也為讀者營造出或松弛、或趣味的行文印象,這是宋以柱小小說創作中用詞的一大特點。
《起個名字叫雀兒》中宋以柱在描寫雀兒隨母親離開窯洞時這樣寫道:“娘賣了窯洞,帶雀兒坐長車,坐短車,一直往南跑”,這里的長車指代的是火車,短車即客車、轎車等交通工具,宋以柱在此以作為代步工具的“車”為描寫對象,用長、短來描述代步工具的特征,而不再是簡單的將具體的車輛類別之名稱放入句中進行創作,這是他文學語言的去標簽化特點。這句話在文中的位置是在雀兒的爹離世之后,這樣的用詞也在一定程度上烘托了人物當時的精神狀態,對于一個家庭困難、沒有出過遠門的女孩來說,坐上火車汽車該算是新鮮的事情,但這里沒有用“火車”、“汽車”等詞語來書寫世界的多樣,作者并沒有讓故事中的女孩去對新鮮事物帶有積極的生活態度,而是僅從一個孩子本有的認知出發,用長、短這樣的低維度視角來描寫所見識到的種種,選用“長車”和“短車”兩詞可以認為是作者在有意制造乏味、平淡、不起波瀾的故事環境,同時它也表現出此時人物內心對于外在世界提不起興趣的默然,這樣的用詞令小說中的情感溫度下降,也讓讀者在“低溫”的故事中更真切的體會到其中人物的現實和精神處境。
二、 “無中生有”的留白藝術
留白的創作手法被作家們較為廣泛的應用在小小說的創作當中,宋以柱的這部小小說集中同樣也存在大量的留白性書寫,作者以對人物身份的不完全交代造成人物形象的部分留白,通過小說故事情節的波折和不斷豐富來營造出主要人物身上所載有的相關性格特征和身份背景,為讀者創作出主要人物之身份的大概情況,讓讀者在面對“留白”的人物形象時不再拘泥于對于真相和細節的追問,而是可以自覺或不自覺的將閱讀重點放在對于小說所要表達的情感和思想上,在留白的“無”中生出對于人物大概形象下的諸多具體假設的“有”,而讀者對“有”的主觀創作又能對作者小小說最終所要表達的思想情感起到推動作用。留白的創作手法較為突出的體現在上文中所提到的《起個名字叫雀兒》中對雀兒娘的刻畫,和《先生》中對于主人公楊西離的描寫。
《先生》中的楊西離自出場便帶有沉默寡言的性格特點,七旬的他來到淄博投奔本族一個做清潔工的侄子,二人住在一起后楊西離曾被聘為某小學的語文老師,后因教法古板受排擠而主動離去,在其侄子意外離世后楊西離也干上了清掃大街的工作,他工作勤懇仔細,文中這樣寫道:“天亮透了,那一條街也掃干凈了.......掃了一早上大街了,身上一塵不染”,宋以柱將天色的變化與楊西離的工作聯系在一起,將主人公放置在時間的維度中,讓其既在具體的現實中,也置身于恒常的時間里,仿佛天亮了也與他有關,同時作者將清掃大街這一臟活累活與楊西離的一塵不染進行對比,凸顯出楊西離的與眾不同,為處在社會的最底層的他營造出一份精神層面的超脫,為后文做鋪墊。小說的結尾處有一位名叫“中一”的青年來過兩次,他稱楊西離為先生,中一第一次來時請他回南京但被拒絕,并要求將其藏書盡數捐贈,第二次來時楊西離已經去世了,其遺言如下:“學生中一謹記:書稿交校方出版。骨灰帶回南京與嬌妻愛女合葬。丁酉秋日,西離絕筆”。
《先生》一文中作者為我們交代清楚的信息是楊西離本為南京某校的教師,兼教學與創作之職,其妻女均先他離世,除此之外,文中關于主人公的身份和過往生活更具體的細節則十分模糊,少有透露。宋以柱將大量筆墨用在了描寫楊西離臨終前十年如光如塵一般的生活狀態,他在淄博主動教書育人為其“光”,生活簡樸,甘于平淡又為其“塵”,如此性格的一個老人原來所經受和背負的精神折磨是嬌妻愛女的離世,這是宋以柱在將楊西離的人物形象進行多處留白之后對其過往的唯一揭露,也正是這種蓄勢待發的創作習慣令這篇小小說在沉靜淡然的生活描寫之后有了瞬間的精神迸發的藝術效果,這便是宋以柱“無中生有”的留白性藝術創作,針對楊西離心頭固守的哀傷和他最終選擇的生活,不免讓人感慨:人世海海,歲月程程,總有些人,兩眼不含淚,生死不再憂。
三、 低維度觀察視角與留白性書寫的整體藝術效果
文學作品的創作技巧影響的是讀者的閱讀體驗,而讀者在對文本在閱讀中自我意識的參與度和文學文本留給讀者的可思考范圍在一定程度上也會在一定程度上關系到相應文學作品的藝術價值。針對宋以柱的小小說來說,他在創作中展現出來的低維度觀察視角和對于人物形象的留白性書寫特點之間是存在統一關系的,兩者都令其小小說的文章結構更為松散,其文中所交代的故事背景和情節進展更為松弛,并不過分緊湊,但在這種“松散”、“松弛”的創作中相關文本元素又具有著合理、和諧的邏輯關系,令小小說整體結構呈現出散而不亂、張弛有度的藝術效果。
低緯度的觀察視角是作者放棄了用固定名詞對寫作元素進行指代的用詞特點,這讓讀者在對文本進行閱讀時對不確定的文本元素和故事的環境、背景有了更多的主觀選擇的機會,為不同讀者獲得更為多樣的閱讀體驗提供了可能;創作中對于人物形象和故事背景的留白使得小小說整體的情感節奏不再是平鋪直敘的常態,而往往造成讀者在體會文尾所凝結成的主要思想的同時開始再度回味文本整體,將最終的閱讀體驗主動地安插在小小說的各處留白部分,進而得到更為飽滿和豐富的藝術認知。低緯度觀察視角和留白性寫作都是作者在創作中、在輔助營造相應藝術效果的同時,為文本受眾保留下了更大程度的閱讀參與空間,這二者也是相輔相成的關系,區別于“全知全能”的創作模式,可看做是宋以柱小小說創作的兩大特點。
需要提及的是,采用上述創作手法對于小小說的寫作者來說并不是一勞永逸的,低維度觀察視角與留白性書寫同樣是一把雙刃劍。作者在創作中對于事物的描寫若用詞過于隨性和主觀則會存在刻意制造陌生化的嫌疑,對事物的觀察視角和行文用詞如果得不到讀者的共鳴和欣賞,則可能反被認為是故作高深,故弄玄虛,進而引起受眾反感;創作中的留白也需要作者在統籌全文的基礎上把握好留白的“度”,在留白中時刻注意保留和搭建好文本元素間的邏輯關系和因果聯系,如果在創作中過度留白,那也便不能再稱之為是“留白藝術”,其結果往往造成小小說出現明顯的創作漏洞,過多的不確定元素可能會令讀者對文本的思考偏離作者想要表達的思想大方向,令讀者產生理解上的偏差,或不明就里、不知所云。綜上而言,關于小小說的創作中的藝術效果,作者們在追求松弛、靈活的文本結構和思想意蘊之前,更應該首先把握好和完成好小小說中人物形象的鮮明和故事情節的基本完整。
結語
宋以柱這部《你想起來誰》中所納入的小小說平均質量相對較好,如《偷杏》、《馬路對面是學?!?、《羊肉湯》和上文所提到的兩篇等,這些作品都能夠在完整交代故事情節的同時做到更多的針對文本中人的生活和精神狀態進行刻畫,書寫平凡的生活,也書寫出了人生的百態,同時宋以柱能將對人物個人命運和個體精神的塑造上升到群體性的社會意識,反映了部分社會問題,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對當今時代的一份文學性記錄。

尹航:山東理工大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中文系研究生

最新評論

小小說推薦
    聯系我們
  • 電話:0371-67183791 0371-67183795
  • 傳真:0371-67449795
  • 地址:鄭州市伊河路12號
    關注我們
  • 微信公眾號:xiaoxiaoshuoxk
  • 掃描右側二維碼關注我們
  • 專業的在線小小說網站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16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關于我們|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鄭州小小說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 豫ICP16003125號

GMT+8, 2020-2-18 04:05 , Processed in 0.094250 second(s), 31 queries.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大庄家彩票游戏